北冥有聿

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一锅炖不下。
小伙伴们——@朝鹤,@玉狐裘
欢迎找我来玩:)

画白(接稿):

接稿约稿群,日常唠嗑

新建的来了你就是元老|ω・)

群里不定时发放各种福利

约画,约文,印象诗,在这里你都可以满足!

走过路过,就进来看看呗~

画白(接稿):

煤球球的猫屋接稿约稿群群号:735560856

新群超级缺人,来了你就是元老!群里福利多多!不定时掉落无偿小惊喜!

群中许多神仙太太稿位都在开,心动快来!先到先排!!!

在线招收:画师/文手/曲谱/cv/美工/占卜/手作/金主等等等等金主爸爸尤其缺,大大小小的金主都欢迎!!

群主管理超活跃!我们十分友好不吃小孩!聊天扩列大欢迎!oc没地方聊?这里可以,心情好差无人安慰?这里也有好多人陪你。

围观也欢迎,走过路过进来康康~

只要你来!!我们就有故事,来和米娜当亲友吧!

下方在线观看神仙太太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上一棒:@唐落辉 

下一棒:@无声之翼 



拍照的是谁呢?


参考了网上的模板,懒得上色了。




上一棒:5:00 @段云夙. 

下一棒:7:00 @久昵 

有参考了一下模板。


警校组好诶!

写手问卷

亲亲我的宝贝。@长舟 


1.笔名及由来?


群友取的,后面换成了很喜欢的一句话,也是和本名相关吧。


——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




2.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?支撑继续写下去的动机?


去年?

想吃的粮没有人写,我真的好爱红方主角呜呜


3.对自己文风的看法?其他人的看法?


我有文风这种东西吗?



4.早期文风和现在差距大吗?


笑死,都没有写到几万字。


5.喜欢的风格(无论是文字、剧情走向等)是什么样的?


喜欢温柔细腻的文字,读起来最好像微风略略经过心间那样,或者童话风那般治愈。


至于故事走向,偏向于反转多,或者奇异诡化,扣人心弦,是的,我喜欢烧脑剧情。



6.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?


嗯……心理描写?



7.最不擅长写的是什么?


宏观的场景,打斗,群像,人物描写以及感情戏。

这不是什么都不会了吗?(摊手)


8.你写一篇小说/文章大概需要多长时间?


看我什么时候不偷懒~ :)


9.开始动笔之前需要多长时间准备?


一般是灵感来了一挥而就,长时间准备的故事反而没有那种一开始的激情了。


10.在创作时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?它有没有造成困扰?


听歌。


12.有写草稿的习惯吗?草稿和正式稿差别大吗?


其实一般灵感突发时,写出的第一版我都当成草稿看的,后面再慢慢修。

很大,和正文比起来,草稿活像故事梗概。



13.喜欢写什么风格的题材?


我可以理解成想写什么类型的吗?

第三人称,原因嘛~


没写过,就这么简单。


14.最喜欢的文字创造者,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?


最喜欢谈不上,但是阶段性喜欢的作家确实有带给我很深的感悟。


15.你有梦想过当上作家吗?


没有,爱好是爱好,工作是工作,这两点分的很清。

写故事对我而言是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桥梁,如果沾惹上事业了,反而没有那么纯粹的心情。



16.在文字创作时有什么特别的经验和回忆吗?


好像没有。


硬要说的话,是认识了一群很棒的友人们吧,这或许是目前最大的收获。



17.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?


喜欢,毋庸置疑。


18.从一开始到现在,觉得自己最喜欢的文字是?可以的话请节录一个片段。


一直喜欢的没有,阶段性喜欢的倒是存在。


目前看史铁生老师写的《病隙碎笔》,其中一段话我很喜欢。


——所谓命运,就是说,这一出“人间戏剧”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,你只能是其中之一,不可以随意调换。

写过剧本的人知道,要让一出戏剧吸引人,必要有矛盾,有人物间的冲突。

矛盾和冲突的前提,是人物的性格、境遇各异,乃至天壤之异。上帝深谙此理,所以“人间戏剧”精彩纷呈。


挺有意思不是吗?



19.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?希望自己的文风有什么样的改变?


这种事,先等我有文风再说吧。



20.最后,请您点五位正在写作的朋友,请他来答这份答卷。


我要玩接力!  :)


再加上几个倒霉蛋!


@无声之翼  @玉狐裘  @朝鹤 @莲灯浮云舟 @Desktop   

军装+婚纱感觉好涩。


是约稿,少年时代的小林老师。


每天都只知道捣鼓画画但不写文的我真是一个屑。

一脸平淡的说着自轻自贱的话。

小林老师这张好斯文败类……


来自在警视厅做智商天花板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里面的其中一个场景。


 嘿嘿,谢谢给我画无偿的宝贝@无声之翼 亲亲贴贴

发一下可可爱爱的兔耳女儿,是私人约稿。

不要脸的想拿头像框()

【名柯】在警视厅做智商天花板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03

summary:“是,也包括只是蝼蚁的我”



*无cp

*主角纯红,智商天花板,不杀人,不卧底组织,走心理侧写+现场勘验路线

*酒厂大幅度加强,无马甲一命通关,会有大量原创案件和推理部分,不是专业人士,细节我尽量瞎编呜呜呜呜

*警校组全员已救济

*第一人称+多方视角交互

*私设非常多,内有时间循环,以及多处伏笔,时间线混乱,一切为剧情服务

*好友一起穿越,cos棘刺,但绝不会超过名柯武力值,有其他安排

*ooc警告,如果逻辑不通全都是我家猫写的。






*


在我话语落下的刹那,我明显感觉到周围的视线对我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。


尤其是几位离我较近的警官。



【你是没有人性吗?】

“不,我只是想验证一种未知的可能性。”



指尖还残留着警用手铐带来的冰冷触感,有点凉,我在罪犯面前站起了身体,侧身安静回望着默不作声的诸位警官同事。
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收敛了笑容,我略有些不理解的自言自语,“一般在小说故事中,罪犯应该是这么讲话的吧?”


不负众望,这次断层只持续了几秒钟——


“哈哈哈是啊,小林警视说的没错!”

“不愧是后生可畏啊,犯人的心理活动也把握的分毫不差!”


那群人又开始互相笑嘻嘻的打哈哈。


只有离我身边最近的女警重重拍了拍胸口,一副余惊未消的模样。


“小林前辈,你差点把我吓死了。”


“抱歉,是我的不对。”


我对她报以友善的笑,抽过她手中的笔录记载,顺势在上面进行了案件补充。


“就用这个来当做赔罪好了。”


装似无意往前翻过几页,我飞快的把前面人员的书写方式,以及数个关键词语偷换到了大脑中。


一边和小警官说话,一边在脑内快速排列成文,随着运笔的动作,一篇合格的标准范文立刻呈现在了纸上。


再接着,顺水推舟的把已经誉写好的日志递了过去。


“不用了不用了!”


小警察连连摆手,可终究拗不过我的坚持,犹豫了一会的还是接过了笔记本。


她怀抱着纸张,有些不好意思的夸赞道。


“不过……小林前辈你真的好厉害啊,就算是这么紧迫的案件也能完成的这么好。”


她的眼神里闪烁着光,宛若一颗颗名为崇拜的果实。


“真不知道在小林前辈的眼里,世界会是怎么样的?”


“一定是非常光彩夺目的吧!”


什么样的?


“你想听吗?”


在我的视线下女警正在欢喜若狂的点头。


“……奇怪吧”


我努力斟酌着语言,反复推敲,“为什么人是那么容易被印象欺骗的生物呢?”


在它们的认知里,只要确定了一样事物是没有伤害性,即使后续会发生较大的变化。


大脑也会持之以恒的欺骗自己。


就像现在这样。


我的思绪又再次毫无意义游荡到了另一个方向。


如果现在的我,立刻抢过某位警方的枪,对天鸣笛,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场景了?


他们会有怎么样的表现?


站在仓库之中,我仔仔细细环顾着周围的点点滴滴。


视野被拉到最高,仿佛坐卧在天宫之上,漠然无声的审视着人世间的种种。


还是再次又被几句话带回了节奏?




在宏观之下——


女警正在安慰受到惊吓的人质。


男警在清理事后现场的同时还在轻快的和同期嬉笑。


经历丰富的老同事也放松的点起了一根烟,吞云吐雾。


…………

……


我明白为什么在名柯里日本警方靠不住了。


才刚刚制服罪犯,你们就放松警惕了?


案件复盘呢?证物记录呢?都没了?


这一刻我再一次感受到主线任务到底有多么艰难与困苦。


它的主要目的是让我来培养人才。


所以说就算个人力量再怎么强大,也会被重重划下不及格。


那么,我该如何选育合适的种子?


仿若心有灵犀,在咫尺之遥,人群中央。


沉浸在思考中的我突然和一双熟悉又陌生的紫色眼睛对上了视线。


他正愉快的向我挥手。






*

萩原研二在绘制现场全景图。


虽然犯人已经伏法,同事们也都放下了悬着的心,但他依然有种心神不定的感觉。


这点既来自于罪犯,也来自于警视厅新升职的警视正,小林祐一。


或许是他的错觉,今天的老师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。


虽然也同样成功解决了案子,但不应如此……青涩。


浑身上下透露着少年气。


所谓的少年气,并不是说年纪多么小,而是比起被暴雨冲刷,烈日暴晒的成品来说,更接近一颗还未经过任何打磨的原石。


原石既方便工匠雕刻,但同时也意味着锐利的边角和不稳定的出货率。


这么简单的案件,小林祐一的态度理当更加游刃有余才对。


更何况,对方看待他的目光如此陌生。


一个未解的难题。


握着笔尖,食指无意识的在草稿纸上移动,随着一条条脉络出现又被他自己捏碎,萩原开始为自己的联想感到好笑。


小林祐一就是小林祐一。

怎么七年过去,他反而第一时间开始怀疑起了带他走上现场梳理这条路的前辈。


先画画~,画画~~


把已经被划上众多无用线条的废弃草稿撕扯下来,扔到了地上,萩原研二又重新展开了新纸,缓缓往下移动了铅笔。


也就是在这个时刻,笔尖离接触面还有一毫米,一种仿佛被人窥探的不妙感觉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。


沿行这条路往前走,在他的对面,小林祐一用一种他很久都没有再见到过的眼神观察着四周。


这种目光,与其说是观察,更类似于某种不知名的生物在审视领地。


怎么样更合适?

如何,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?



…………

……


“那么,我该怎么做?”

“诶,小林老师没想过换种思路去思考吗?”


在他的面前,黑发的青年缓缓抬起头,同样纯黑的眼睛深处是一种极致而纯粹的光。


他张开口,慢慢的,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平静说道。


“不,我是实用主义者,只要能达成目的,让利益最大化,我不介意用一些非常手段。”


“好可怕的回答诶,那老师来当警察是为了发挥出最高的天分吗?”


当时老师是怎么回答他的了?


萩原研二的回忆载入到了七年前的那个午后,刚刚被分配为预备警员,还未授予实权的时候。


阳光下,阴影中,青年的脸庞一半在光明一半隐埋在暗处。

他的语气斩钉截铁,没有一丝犹豫,却又实在不像是他这类人会说出来的言语。


“不,是为了民众。”


“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随意决定他人的生死。”


“也包括您吗?”


“是”,青年转过身,整个人掩埋在太阳的背面,光影错落下他的表情更突出了一种诡异的平静。


但很快,这种平静被一个微笑缓缓打破。


他用着最温柔的笑容说着最低贱的话。


“是,也包括只是蝼蚁的我。”







回忆起过去,哪怕现今处在案发现场,萩原研二的不由有些感慨。


算啦算啦,也许是因为水土不服呢,毕竟才从北海道调到东京没多久。


萩原研二敲了敲笔,压下了心中的疑惑,愉快的举起手像往常一样对着敬爱的前辈打招呼。


然后……收获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反应。


小林祐一如同被吓到的仓鼠,狠狠往后退了好几步,睁大眼睛,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眼光盯着他瞧。


老师,你……噗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经吓啊。


用手掩住要露出来的笑意,萩原微微凝了凝神,再次把目光遥望到了远处。


在那里,几个预备警员正围着一位疑似cosplay的陌生青年做着笔录。


比起相识多年的警视厅前辈,这位不知是从何而来,突然出现在犯罪地点的来客则更加可疑。


萩原研二默默掩埋下眼底探究的光芒。


就让他先来试试深浅再说吧,是人亦或者,是鬼?


到时候真有问题,就让小林老师来救场。


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~


不疾不徐补充完细节,给整张图景盖棺定论,萩原才漫不经意合上绘画本的最后一页,向着前方徐徐走去。


而在他的身后,被揉成一团的废弃草稿上,数条铅笔绘制而成的黑色线条,正在纵横交错。


一点点转变成一个又一个大大的X。





*

或许人的本性之中就有一种豪赌的成分,筹码扔上桌,是输是赢。

是坠落深渊还是走向天堂,看运气。

所以命运也总是喜欢对这类人开上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
就比如现在的我。


刚刚解决绑架案还不到五分钟的我。


我捏着正在不断震铃的手机,直勾勾的盯着显示屏上的来电显示。


【诸伏景光】


这又是谁?


我把求救的视线转向已经追完柯南全番好友,却看见这家伙正与众位陌生警官聊的眉飞色舞。


而在他的对面,那位有着紫色眼眸的青年频频点头,时不时还对着好友微笑致意。


稍微停一下啊,你都要被人套完家底了!


我顿时有一种想要扶额的冲动。


算了……


定了定神,指尖触碰到冰冷的玻璃镜面,我略有些犹豫的按下了通话键。


但与我的预料相反,听筒里传来的声音远比想象中的要温柔许多。


有点像是夜间的一轮明月,轻轻缓缓下落,微微碰触了一下你还带着温度的掌心。


更不要提,在电话连接后的第一时刻,比起一般人急切的诉说来意,他反而更关心……


“老师你那边还顺利吗?现在是否方便接听电话?”


接通者的感受。


是个温柔的人啊,我心中有了计较,也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圆。


“还成。”


我习惯性的扫视了一圈附近,只在在好友所在的范围内停滞了一下,话题又带了回来。


“处理事后现场稍微需要花点时间,是出了什么棘手的事吗?”


“你可不是那种会冒冒失失打电话的性子。”


听筒内一阵沉默。


我耐心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
果然……


“老师……你目前方便过来吗?”


他的语气中似乎隐瞒着极大的痛苦,停顿了一下,又一下,才把一句话给完整说完。


这种苦涩并不来自于他本身,而是人类在观赏到难以接受的惨烈场面时,发出的叹息和怜悯。


越是天性温和,越容易对人感同身受,则越是体会的更加深刻。


这个人,意料之中的心软……


我的心里五味杂陈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。


敏锐的观察力让我在同一时刻内深切的体察到了他的难过,但是于情于理……


我们俩还只是不熟悉的陌生人。


于是我只好生硬的转移了话题,“…你把定位和相关材料发过来”。


趁着这个空挡,我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在未挂断电话的情况下,按下了返回键。


如果小林祐一是从我而衍生出来的产物,那么……


连接上网络,我敲击着键盘,按照记忆输入网址,手机页面在我的设想下,很快开启了空间跳跃。


再继续输入平日常用的邮箱和密码。


果然……


灰色花型验证符号转了一圈又一圈,最终向我递上了一个验证通过的绿色小勾。


完全一致。


“我的通讯邮箱你还记得吗……?”


我顿了一下,把诸伏警官这几个字咽了下去,换上了更亲密的称呼。


以老师和学生为基底,更合适的称谓。


“……景光”


“案情资料还未统计出来,但死者照片我已拍摄完重要细节,已经传到老师您的邮箱里了。”


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
其实,我并不介意夸赞别人。


因为说到底,我并非那种特别排斥和人相处的类型,也算不上孤僻。


我只是,讨厌自以为是的蠢货罢了。


不过……死者……


一个莫名的词语跳进脑内,我停下了正在查看网址的讯号,接着继续往下追问。


“现场有封锁吗?”


听筒内又是一阵让人叹息的沉默。


过了好久,名为诸伏景光的警官才接着前言开始往下讲。


“已经在第一时间拉起了警戒线,也尽量疏散了围观群众,但……”。


“没有用处”。


他似乎是在扼惋,又像是痛惜,语气如此认真,却又舍不得把言语说出口。


虽然只是四个字,但那种强烈的无奈感,即使远隔千里我也能感同身受。




没有用处?怎么会没有用处?


我咬了下手指,把路线继续往下顺。


虽然我并未接触过任何刑法知识,但作为普通民众也在新闻中看过一些比较惨烈的重大案件。


就算日本警官能力再怎么欠缺,也不至于连最基本的封锁现场,疏通群众也做不好。


除非……


飞快划过一封封已阅读的垃圾邮件,我的指尖停留在显示时间为今日,黑底标粗排名第一的信封上。


整件事已经不仅仅停留在抓取罪犯本身。


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点击。


[确认]



刹那之间,光辉灿烂世界的另一面清清楚楚展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
照片很大,加载很慢。


上半部分刚刚露出一点尾巴,下半张才姗姗来迟,刺目的红色如同假日里才会出现的小丑鼻子在肆意嘲笑着我。


陈旧的编织袋中,数不清的污浊垃圾下,是一具已经不能被称为人形的物品。


他的身上几乎全都是未成形的刀痕和伤口,因为还在新鲜阶段,不时有鲜血从切口出渗出。


有多少刀呢?


一开始我还在认真的数数,1,2,3,4……直到后面我面前已经出现了重影,依旧还是没有统计出一个具体数字。


只有编织袋下大片大片的红色影子在幻动我的眼睛。




在教堂之下,耶稣面前,我仿佛听到有谁以跪拜着姿势在祈求忏悔。


而在他的背后,国家的未来。

还怀着对明日向往,未曾长大成人的孩童正兴高采烈期待着放学的钟声。


一墙之隔,一面是死在污浊深处惨不忍睹的尸体,一面是朝气蓬勃还在奋发向上的学子。


未免太过于讽刺了。





“死者是谁?”


我听到我这么问。


“半小时之前,还在主导一起爆炸案的主谋——森金大三”。


哦,是个罪犯。


“犯罪嫌疑人有线索吗?”


我听到远方有谁传来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。


“目前还没有定论,但……”


我把听筒拿近了些,想要听的更加真切一些。


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,好像众人欢送着你走向领奖台,你在高处举着奖杯侃侃而谈。


民众都在为你的演讲热烈鼓掌。


他们故意忽视了,你脚下的地毯已渗出的零零星星的血痕。


【谁在意?谁在乎?】


“从死者的的伤口痕迹,和身上未被取走的现金,以及凶器来看……”


他以冷静的语调在叙述一个需要被赞叹的事实。


“凶手不会超过14岁。”


【你是英雄】


“与前段时间落下帷幕的“Light杀人案”相似……”


【他该死!】


对面用温柔的语气说出了肯定的结果。


“以个人力量去裁决罪犯,而不是站立在法律本身。”


他叹了一口气。


“他们认为这是目前最合适的做法。”


“正义的做法……”


我拿着手机喃喃自语。




Tbc





*谢谢提供小林老师名字的宝贝。

目前确定了,名字叫做林裕,字既明,所以也是林既明。


@ksidjh6281max   @月落乌啼   带出来夸夸。


*为什么我还没写到柯南出场!!!从第一章就特别期待柯南出场。

*第一个绑架犯案还没结束,出事地点我已经强烈暗示了,大家有猜出来吗?

*依旧期待大家的评论,景光我应该没写ooc吧,求求点赞和红心么么。









【名柯】在警视厅做智商天花板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02

summary:在座的所有人,都是我的人质



*无cp

*主角纯红,智商天花板,不杀人,不卧底组织,走心理侧写+现场勘验路线

*酒厂大幅度加强,无马甲一命通关,会有大量原创案件和推理部分,不是专业人士,细节我尽量瞎编呜呜呜呜

*警校组全员已救济

*第一人称+多方视角交互

*私设非常多,内有时间循环,以及多处伏笔,时间线混乱,一切为剧情服务

*好友一起穿越,cos棘刺,但绝不会超过名柯武力值,有其他安排

*ooc警告,如果逻辑不通全都是我家猫写的。




*


山村警视并不喜欢小林祐一。


这也是当然的,任谁混了一辈子,辛辛苦苦下来也只混到了警部。


却突然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从天而降,成了站在他头上的警视正。


有意见也是情理之中。


尤其是这位所谓的警视正从刚开始就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,只知道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
“小林警视,你所说的办法就是一群人站在这里发呆,看着人质陷入危险之中吗?”


以日本的国情来说,下属这样对上司说话,已经算的上是在指责了,但被他询问的青年却没什么反应,只是微微闭了一下眼,礼貌的回应了他。


“你说的没错,我确实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”


“!”


山村几乎要直接拿起枪跑去和匪徒拼命,新来的警视正就是这么一个玩意?


就这种东西?


也能爬到他头上?


可对于他的怒火,名为小林祐一的青年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他只是安静的注视着对面的匪徒,眼底似乎有无数的数字在飞快排列组合又立刻分散。


他到底在干什么?

现在是发呆的时候吗!!


山村用力握紧了拳头,一股没来由的气愤在他心中激荡,但很快这股冲动被另一双手所阻止。


对方有一张看起来极容易受到欢迎的脸,配上他那微微弯起的嘴角,亲和力又加上了几十个百分点。


他毫不在意的把山村拉到了旁边,并递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微笑。


“山村警官,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?”


“!!你看他……!成何体统!!”


可惜来人仿佛天生缺少一根弦,他歪了歪头,面露不解,不仅没有敏锐的接收到他的协助信号,反而变本加厉的把山村拉的更远。


黑发紫眸的青年目光轻飘飘的未落着地,语气深处却斩钉截灌满了自信。


“再等等吧,我相信老师已经想好了万全的办法,更何况……”


他像是无意扫视了一眼仍紧紧捏着刀柄的匪徒,语气轻描淡写。


这一刻,山村仿佛朦朦胧胧在他眼中看到了一抹隐藏的很好的不屑。


“只是这种货色”。





*

无论是沟通,亦或者谈判都不是我所擅长的事,比起在舞台中央闪闪发光,我更习惯在幕后出谋划策。


尤其是……整体出现严重弊端的情况下。


某位不知名的存在升格了我的天赋,把理解能力,空间构想,观察分析,几乎拉到了顶值。


却恰到好处的忘却了最重要的一环。


“它”没有给我相辅相成的……知识。


侧写师的基本构成是什么?


应用心理,刑事司法,社会现论……等等这一切我完全一无所知。


现在的我,犹如得到了珍宝的三岁稚嫩孩童,望着面前的金库只得摇头叹息。


侧写师之所以能够一言命中要害,而不是夸夸其谈,在背后需要庞大的信息库作为基本盘。


这样才能经得起反复的推演,把容错率降到最低。


而进入柯南世界没到三分钟的我,别说经验了,小林祐一的记忆我一点都没有啊!


我皱了下眉,看着旁边似乎还没意思到发生了什么的好友,在心中默默的叹气。


虽然和好友说要carry全场,但其实我的内心还有一点打鼓。


比起劝服匪徒来说,我更担心炸弹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开始倒计时。


既然这样,我能怎么做?


【4分20秒】


思考的触角随着海浪翻滚,逐渐蔓延开来,我盯着对面的绑匪,沉默地站在原地。


“?”


好友小声叫了我一下,他似乎是想要拍拍我的肩膀,看看我是不是哪里受到了惊吓。


时间随着他的手指在一点一点的变慢。


嘀嗒……

嘀……嗒……

嘀…………嗒…………


1倍数,4倍数,8倍数,秒钟在逐渐往后倒退,眼前的景象如同放大镜一样在我眼前被无限制的放大,呈现出一帧一帧的卡顿。


我盯着匪徒的脸,从他的额头处开始下滑,最后停留在了脚底。


系统的话在脑海里回放。


【匪徒将在五分钟后杀害人质,并引爆炸弹】


如果有炸弹的话,为什么还要挟持人质?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


顺着这条线往下走,一道亮光忽的闪现在眼前,我突然觉得有点可乐,不由的笑出声。


“诶?你笑什么?”


肩膀上感受到人体的温度,时间终于回到了常态,我扭过头,看到好友的指尖轻落在我的肩头。


他一脸疑惑的盯着我瞄来瞄去,看我像个笨蛋一样在犯罪现场笑开了花。


“你发什么呆,很少见到你这么开心。”


“不。”


我摇了摇头,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压制不住。


“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,你还记得尼采的——当你凝望着深渊,下一句是什么吗?”


“深渊也在凝望着你?”


“不。”


我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,轻声回应。


“而是,深渊朝你,喵呜叫了一下”。


我怎么忘了,能纵揽全局的,除了高坐明堂的法官,镣铐加身的罪犯也是主人公之一呢。


如果进入对方的视角……


【5分10秒】

“上衣没有折痕,完全崭新的款式……”我一边小声碎碎念,一边愉悦的踏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

【4分50秒】

“眼圈青黑,面色疲惫,神情却兴奋不安……”


推演开始——


——[我]并不富裕,平时过的十分窘迫,却心比天高,一直想做出一番大事来,直到有一天,某位存在对[我]伸出了援助之手。



——他要求我引起人群轰动。

——我渴望得到认可,无论正义与否。


嘀嗒……

嘀……嗒……


【4分40秒】

我停顿了一下,目光回到最后面那群警察上,轻轻敲击了一下手腕。

——尤其是公安的注意。


【4分30秒】

我看到那抹月亮在悄无声息的退场。


——没有什么比犯下一起案件更简单的了,尤其是对于较为弱势的女性群体来说。

无能的强者剥削弱者,而弱者则抽刀走向更弱者。

我不由皱了下眉,继续回到思绪中。


——[我]选定了目标,我引诱警察走进了陷阱,至于被抓住,可笑……


[匪徒右脚却微微倾斜朝向着门外,手指紧握住匕首,余光却瞥向窗台]

——[我]的同伴自然会来接纳我,至于警视厅警察?


[表情有恃无恐]

——一群需要侦探来破案,永远姗姗来迟的废物能有什么用处。


即使解救了人质,谁又能同时处理好埋在别处的爆炸讯号呢?


为什么罪犯不能是两个?

杀害人质和引爆炸弹必须要一前一后进行吗?

它们难道不可以同时从起点出发吗?


嘀嗒……

嘀……嗒……


这时一个陌生的声线打断了我的思考,把我从另一个世界强行拖了出来。


“小林警视,你所说的办法就是一群人站在这里发呆,看着人质陷入危险之中吗?”


[为家庭发愁,为工作担忧,年过中年,但仍怀着一腔热血。]


他是谁?


身着警服,是我的同事,下属,还是上司?


突然被人强行拉出记忆宫殿,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但为了表示礼节还是回复了他。


“你说的没错,我确实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”。


最后一块拼图被放入棋盘。


我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,沉浸在思考之中总会有意无意忽视身边不重要的人或物,所以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。


那位不熟悉的陌生警官已经和另一位陌生人开始相谈甚欢。


黑发,紫色眼睛?


这个又是谁?


原谅作为007社畜的我,对番剧实在看的不深,只是偶尔陪着好友观赏了几集。


至今为止,记忆比较清晰的只有一个天才头脑的名侦探,一位常穿黑衣身材高挑的长发美人,还有总在忙于睡觉的颓废大叔。


剩下的……倒是热爱追剧的好友时常念叨有个角色很惨……


也是紫色的眼睛。


降谷零?安室透?他具体叫什么……


我不记得了。


我疑惑的眼神望向他,不知是无意还是凑巧,亦或者对方便是那种对视线非常敏感的类型。


在我把目光递过去的时候,他也正好转过头,丝毫没有避开,坦坦荡荡的对我回应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。


我不禁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
为什么这个人也对小林祐一这么熟悉啊,上天真的不是来折磨我的吗?


即使给个白板也比给个时时刻刻都像是会被熟人拆穿的身份好啊。


我在内心呼唤某位未知的存在,只得到一个冰冷无情的提示音。


【4分20秒】


算了。


我无奈叹出一口气,一步步的向匪徒走去,直到我们的距离只相隔两米,苦口婆心劝解。


“先生,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做危险的动作比较好。”


我看到匪徒表情微妙的变了一下。


【3分40秒】

我盯着他的眼睛,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,干脆利落的按下了休止符。


“你的同伴已经不会来了。”


“你瞎说什么?我还有……”


“还埋伏了炸弹对吗?”

我有点感觉无聊了,为什么人类永远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呢?


但为了表示礼貌,我还是当着他的面打开了手机,搜索到了最近的警局电话,慢悠悠按下了通话键。


我看到他的目光从胜券在握一点一点转变为不可置信。


“目暮警官吗?是我。”


【2分50秒】


“谢谢我们及时通知?没关系,这是警方应该做的。”



我在眼角余晖中看到了他颤抖的手臂。


【2分40秒】


“已 经 快 解 决 了 对 吗?”



我刻意放慢了语速,慢吞吞的重复,傻瓜般一问一答,立求周围人能听的更加清楚。


【1分55、54、53、52、51……】


“我也很喜欢那里的教堂,帝丹小学边开放的雪松总是格外茂盛些。”


【1分20秒】

嘀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结束了。



我放下仍在通话的手机,举手递到对方面前。

从话筒里传出来的声线在这个寂静的仓库内被扩大到最大。


“你现在还有后退的机会不是吗?”

我盯着他的眼睛,友好的劝解,“你并没有真正伤害那名女士,投放炸弹的也并不是你。”


其实我并不是那种愿意解救众生的圣人。


只是……对于还在边缘挣扎的人来说,比起把对方推下去,我更愿意伸手拉他一把。


只是,一些人并不会顺从我美好的愿望。


他们往往直到最后关头,却仍然义无反顾的把过桥的梯子往深渊丢了下去。


再站在低处愤怒的仰头嘲讽伸手的人是假仁假义的怪物。


算了。


他们说的也没错。

人在想要帮助他人的时候,确实是有一定可能性是在满足拯救别处而产生的心理快感。


迎着那道袭来的银色寒光,我默默张开口,冷静的吐出了两个字。


“棘刺”。


或许只是一秒,还是两秒,周围的刀光剑影很快安静了下来,我再次睁开眼时,匪徒已经被好友用武器强行压倒在了地上。


我蹲下身,向他晃了晃手机,义无反顾按下了关机键。


在我身后,女警正温柔的替受到惊吓的女士披上外套。


“你不应该放弃最后的筹码的。”


我注视了他的眼睛,用力从他手中抽出匕首,狠狠地往门外丢了出去。


“不应该被几句话冲昏了头脑。”


“更不应该把普通人当做可以随意决定生死的玩物。”


哪怕被人挟持住手脚,匪徒的眼神仍然充满着狠烈的不甘心。


站在他背后的女警被这种狼性的目光吓退了好几步,举着整齐的手铐不敢走上前。


“我来吧”。


我从警方手中接过手铐,银色的光辉,怕犯人挣扎特地加重了份量,拿在手中很有几分沉甸甸。


我打开开关,把一头安在他的左手上,另一头扣在他的右手边。


可能是知道自己已经穷途末路,匪徒并没有挣扎。


他恨恨的朝地面呸了一口唾沫,盯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碎尸万段。


他一字一句的质问。


“你是怎么知道地址是教堂?”


我竖起一根手指向他表示否定,“不,我并不知道炸弹在哪里。”


“那你……?”


“是你太蠢。”


“我只是在,试,探,你。”


毕竟我才穿越到柯南世界不到三分钟,又没怎么看过名柯动漫,哪里知道日本的地理位置。


【五分钟】


虚空处某位存在又开始捣乱。


好吧,人类不应该和神计较。


我静静凝视着这位来到名柯后遇到的第一位罪犯,突然有了一点想要因材施教的心思。


“你应当多动动脑子,即使没有俘虏又能怎么样?”


“谁也不知道你手中有没有炸弹。”


“你完全可以说……”


我故意停顿了一下,才在他的眼神下慢慢开口,“在座的所有人,都是我的人质。”



“包括警方。”



tbc





*一时好奇发动抓人是我永远的痛,为什么不可以取消!!

*其实主角的性格非常适合黑方,但是……他选择做个好人。

写的时候我就在想,性格很黑就不能做个好人吗?就像有的方法即可以犯罪,但同样也可以为人民带来福泽,区别在于你怎么去使用它。


天才既然可以主导犯罪,那么破案侦查自然也一定可以。


*应该猜中紫色眼眸的是谁吧,下章柯南和零出场,我很想写大家一起破案嘿嘿

*求求大家能不能帮我想想主角叫什么合适?取名废葛优瘫(土下座感谢)

*红心和蓝手摩多摩多,顺便想听听大家的想法,写的怎么样ฅ( ̳• ◡ • ̳)ฅ,讨论也可以,第一次尝试写高智商无cp还有点小紧张,诶嘿。